半只耳

歪理邪说投放地

情感动物

我想情感这东西,不是常态的,远没有逻辑来的稳定,很多时候,我们都只是在自我催眠。

所有感情都是零碎的。零零碎碎的爱,零零碎碎的恨。就像在梦里,逻辑不清,杂乱无章,我俩一会儿兵戈相向,一会儿握手言和,相视而笑。记不起前因后果,被凌乱无序的思维拉扯,躯干暂歇,灵魂腾空,只剩下模模糊糊密密麻麻,如地下暗流的潜意识。

其实大多数时候,我们是不爱也不恨的。偶尔爱欲抓住了我,我就死心塌地的去爱你,偶尔恨欲掌控了我,我就歇斯底里的残杀你。当这些情绪都零碎地散在大脑里,一点也捉不住的时候,我开始暗示和催眠自己,也许我很爱你,也许我很恨你。那些影影绰绰,隐隐约约的感觉,变成一种惯性,烙印在我们的血液里。至于真正的情感,存在却不在,深刻却剥离。

情为何物?说不上来。

缥缈但壮丽,生命都因而壮阔。

于是你以为你是个情感动物,自圆其说,自得其乐。

你其实只是爱自己,更爱自己去爱的感觉而已。

评论(1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