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只耳

歪理邪说投放地

放不低你

这是我从豆瓣上搜刮来的一句话,写的是Lestat和Louis,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.

中文译名还是挺有感觉的,夜访吸血鬼。

原著来自安妮赖斯《吸血鬼编年史》,夜访只是其中的第一部。所以故事并没有讲完整。

其实故事的主角一直不是Louis,而是Lestat,夜访花了那么多的笔墨写Louis的故事,也不过是为了借他之口把Lestat的故事讲给读者听。

她真的很爱他的丈夫是不是。在这个关于永生的故事里,Lestat的原型是笔者的丈夫,Louis是她自己。他们的女儿幼年夭折,于是安妮创造了Croatia,一个永远都不会死的小女孩。

艺术总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,抛开原型,Lestat是一个不怎么年老也绝对不年轻的永生者。他挺在意形象,把自己和Louis都打扮得风度翩翩,懂得如何只花一个银币就能喂饱了自己,经常带着Louis出席上流宴会,男女通吃,真正意义上的吃,并且不留活口。

坏人的血味道是最棒的,you are what you are.

Louis对他的行径深恶痛绝,宁可吃老鼠也不跟着Lestat吃香喝辣。没个正型的Lestat竟然服软,来到下水道找回他的Lui,他创造了Croatia献给Louis.

他说你是我和Lui的女儿。

这样他就不会离开我们了。

This is all for you,don't you know?

后来Croatia唆使Louis杀死Lestat,两人一起逃到了别国。

有句话说人们总是伤害所爱的人,其实人们也会爱上他所伤害的人。

记者问Louis会不会想念Lestat,他的回答是he was all I knew.

was,曾是。

后来Lestat不仅没死还出了本自传《吸血鬼莱斯特》,Louis找到他,他们拥抱相吻。可是Lestat不再执着,不愿再和Louis过二人世界,一只吸血鬼跑去做了摇滚明星,被忍无可忍的众鬼追杀几个世纪,这都是后话了。

我这里要说的其实是另一个人,Armand.电影里他也有出现,但戏份不多,在编年史的后几部里面详细写到了他。

他很年轻,红发的俄罗斯男孩,16岁就被转化成吸血鬼。原著中描述他面容姣好,美得惊人。他也是活的最久的吸血鬼,已经有上千年的寿命。

他比Louis更早遇见Lestat,也爱上Lestat.在Lestat被Louis挫伤来向他求助的时候,他把Lestat推下塔楼。

几十年后,Armand终于说出心里话。

“你只是想要我的血帮你恢复生命力,你不需要我。”

“Les,我等了你几个世纪,可是你竟然不需要我。”

看过上千年人世风景的人,也会对着别人泪流满面。

用Lestat的话说,Armand是个老不死的小恶魔,总是纠缠着他,总是让他伤心。

因为Lestat从来就没爱过Armand,他再是狡黠美丽,再是一往情深,都没有用。

他爱上那个折腾的Louis,就是爱上了。不躲不闪,不回避。

四十年后安妮赖斯也向公众承认Lestat和Louis是一对couple.

那个时候她的丈夫已经不在人世了,Lestat也像Croatia一样,在故事中死去。这场关于永生的爱欲童话,最终打上了一个不怎么漂亮的ending.

当然笔者所要表达的也不仅是爱情和亲情,还有在永恒面前挣扎的人性。作品用吸血鬼暗指徘徊在社会边缘的一类人,同性,乱伦,恋童,复仇,被安妮用温和迷幻的词藻娓娓道来。她写人的丑恶与良善,写等待与忍耐,写爱我所爱,也写求而不得。这些令人心惊的词语被罩上朦胧可人的外衣,邀请世人来观赏,像美妙的悖世挽歌,也像永生一样无止尽地疼痛下去。

可痛苦不能驱逐痛苦,只有爱可以。所以我们虽然总是在冗长的焦灼岁月里忍耐着痛苦,但只要我们还可以继续爱下去,那么痛苦就没关系。

单从作品来讲,整个故事里我最欣赏的是Lestat,令我动容的却是Armand.

这句话用在他们身上也许更合适。

怎么偏偏是你,让我爱欲阑珊,够我肝肠寸断。

——放不低你。

评论(4)

热度(120)

  1. -Pride-半只耳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小姑姑半只耳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