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只耳

歪理邪说投放地

两全法

我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哪里就好得过你,也忘了那个时候为什么就选择离开。

我也记得我这一生就只有这一个梦想,也忘了这世上就只有一个你。

死别


死亡不过是肉体的陨灭,灵魂去往了自由的极乐之地,如果作为人的百年里还有牵挂,生者会知道我们的魂魄还在风里。

我们还会重逢,在微世界,在四维空间,在黑洞的出口,在银河尽头,在光年外的星球上,在宇宙爆炸后的灰烬里。


遐思


我喜欢怪异的事物,但不喜欢故弄玄虚。我喜欢会变绿的草地,但不喜欢热烈过头的夏季。我喜欢你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但不喜欢你成为圣者,成为神。你该留在人间,感受爱,感受恨,感受太阳和水波,感受世界的残酷与温柔。

你会慢慢变老,但这是岁月的赐福。



奈若何


我想用灵魂吻抱我爱的人,可是它没手没脚,没有温度也没有呼吸,我只好以血肉之躯拥抱你,亲吻你,却总怕我慰藉的也只是你的躯体,怎么也触不到你疼痛的魂灵。



爱人


当你开始爱一个人,世界就起了变化。

好像以这个人为中心,铸就了一个新的世界,在这个新世界里,万物变得很温柔。

春日和暖的风,是爱人的笑。冬日飘摇的雪,是爱人的灵魄,无比柔情,无比纯净,冰冷而隽永。

苍老以后,我们被岁月杀死。

永恒就降临在你我的尸骨上。


须堪破


我本是一颗顽石,千万年里,我看了佛一眼,佛将我点化。

于是斗转星移,乌飞兔走。

菩萨告诉我,所有流逝的生命都将归于永恒,永恒是佛眉心的朱砂,藏着日月,藏着星河。

我无言,任凭水滴将我凿穿。

寂灭,是最慈悲的布施。


浮屠


娑婆世界,六趣轮回,浮屠道。

其实我们的丑恶都写在身上脸上,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再作掩饰也是没有用的。

再说,何苦掩饰呢?你又不想成佛。


人间


从前的我心如铁石,满腹恶念。这黑压压的世界,残酷的日光,每道掌纹都像鲜血淋漓的沟壑,眼中留白长着血肉模糊的筋络,裹着被灼伤的虹膜。

后来我变了,七情六欲,贪嗔痴念。

我开始写诗,唱歌,装点屋子。阳光竟然是那么刺眼又那么温柔,战争过后,世界也渐渐痊愈了。我扔掉手中的利刃,手掌空了,掌纹浅了,岁月又淌过我的耳畔。

结尾的时候,我坐着,手里什么也没有,我笑着,满心欢喜,我合着眼睛,等我爱的人走过来给我她的吻。

好一个人间。



雪泥鸿爪


请怜悯世人吧。

以你柔情的冷眼,以你柔弱的冷酷。


执者


我享受黑夜只是深沉,但并不颓靡,我期盼世人追逐自由,但不从无爱中感受无惧,我懂得万事万物皆有缺憾,却不掩盖对完美的妒忌,我向往世有风流狂妄,但不源于灵魂的贫瘠,我渴望毁天灭地的纯粹,但不要情感的枯竭,我祈祷世间有伟大,那伟大绝非自我厌恶,我渴求罗曼蒂克式的死亡,却不以刺痛爱人为代价。

执者失之,握得越紧越是徒然。

这世界已经空荡荡,你的寂寥无人问津,你的生命乏善可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