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只耳

歪理邪说投放地

不存在的真理

也许世界上本身就没有普世意义上的真理,有的只是具有时代意义的普世价值观。

在这个时代里,同性如何走入社会主流,女权的崛起,人们对于社会经济的认可,同化与被同化,寻找归属或者被归属。科技的发展带动下,人类社会在这个阶段形成一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太平盛世,人类在享受科技成果的同时,呈现出越来越多的心理问题和思想冲突。

研究哲理有什么意义?很多人都认为凭借自己的经验、智慧,就可以参透人生,至少是自己的人生。实际上就算你天生就是一个智者,你拥有经验拥有舞台,你对于人生的思考,对于世界的理解,就算你把自己“思辨”成一个哲学家,你还是被扣上“唯物主义”“唯心主义”“悲观主义”“虚无主义”等等主义的帽子,我认为这很可能是高层次的“洗洗睡吧”或者“写的什么玩意”。

事实上我们每个人对于哲学也有自己的偏向性,我们做所有事都具有自己的偏向性,我想象“偏向性”这个东西渗透了我们的生活,它就是我们自己,它入侵了我们的喜好,甚至人格,它会让我们变成独特的自己,也会让我们变成狭隘的傻瓜。

比方说偏向异性恋的人可能会“恐同”,偏向无神论者的人可能会歧视宗教信仰,偏向注重物质生活人可能会“反智”。

如果去掉偏向性,让我们每个人能够无悲无喜地接受一切普世价值观,一切高等的、低等的,能够成为真理的语言,我们才能成为普世意义上的智者,拥有属于世界的智慧。可我们从出生就开始形成自己的偏好,偏好用左眼还是右眼作为主视眼,用左手或者右手作为惯用手。我们无法剔除偏向性,偏向性是人格的基石。

世有何等精妙的赞美诗,一言以蔽之不过是“感性思维”的产物,那么你高级的客观的理性思维,也不过是带有偏向性的一种哲学,或者甚至还达不到哲学的高度。

人在夜晚会感到孤独吗?是感性在作祟,想要探究世界的全貌吗?觉得自己渺小吗?对真理的憧憬呢,对智慧的崇敬呢?是理性在提醒你人生不止存在于物质意义上。

哲学家是不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写诗呢?你爱泰戈尔的同时,也偷偷爱着黑格尔,爱着柏拉图。你深陷于人世情感的同时,也偷偷抽离过自己,有那么一刻成为了“神”,又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都勤勤恳恳地做着“人”。

实际上我们都一边信仰着神,一边放弃了人性的神格。一边追求着绝对的真理,一边为了确定自身的价值不停地“排除异己”,直到我们找到我们想要的“真理”。

或者说神也被赋予了一部分的人性。神明确实是我们向往中最脱离感性,最接近绝对智慧的形象,但人类又赋予神“同情”,让他们替众生深受苦难,让他们博爱苍生、普度凡人,而不是永远高高在上。

所以没有绝对的真理,也没有绝对的人性,成佛还是成魔,或许只是理性与感性的博弈。

万一真的是这样,我们所追求的,关于物质和精神领域的一切,都是没有意义的吗?也许人类永远也不能拥有绝对的智慧,人类作为有机生命体,有我们自身的局限性。其实这句话也无甚道理,只是虚无主义突然冒出来在我脑子里刷刷存在感而已。碰巧看到的人,不要相信我的鬼话。

两全法

我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哪里就好得过你,也忘了那个时候为什么就选择离开。

我也记得我这一生就只有这一个梦想,也忘了这世上就只有一个你。

衬衫

伟大的著作和艺术品一样,可以让你觉察到自身灵魂的粗鄙。

我曾幻想过穷困潦倒,苦艾酒和烟卷,也幻想过四处流浪,背后有着吉他跟长发,幻想过荒诞的相遇,浪漫的死亡,与陌生人的热吻。

但是我什么也没有做,可我不愿承认内心的贫瘠。因为我知道在那里的最深处,它在不停地向往着某种庞然的、奇妙的伟大事物。

它让我在丑陋里察觉美,在粗鄙里发现精致,在邪狞里获得正义。

我知道许多人还没有找到它,但它不是属于我的,它是属于全人类的。


死别


死亡不过是肉体的陨灭,灵魂去往了自由的极乐之地,如果作为人的百年里还有牵挂,生者会知道我们的魂魄还在风里。

我们还会重逢,在微世界,在四维空间,在黑洞的出口,在银河尽头,在光年外的星球上,在宇宙爆炸的灰烬里。


遐思


我喜欢奇怪的东西,但不喜欢奇怪到故弄玄虚。我喜欢变绿的草地和花香,但不喜欢热烈过头的夏季。我喜欢你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但不喜欢你成为圣者,成为神,你应该属于人间,感受爱,感受恨,感受太阳和水波,感受世界的残酷与温柔。

你会慢慢变老,但这是岁月的赐福。



奈若何


我想用灵魂吻抱我爱的人,可是它没手没脚,没有温度也没有呼吸。我只好以血肉之躯拥抱你,亲吻你,却总怕我慰藉的也只是你的躯体,怎么也触不到你疼痛的魂灵。



昨晚我做了一个梦。

梦到他站在一支快沉的船上,招着手喊我过去。

他说快上来呀,我们一起去环游世界。

我站在水边,幽暗的河水漫过我的脚,我想大叫,想提醒他船快沉了,让他快点回到岸上来。

可是在梦里,他好像听不到我说话。

我想走过去,可是河水太深了。我想拉他回来,可我不会游泳。

要怎么样才能救他呢?

我忽然醒过来,窗外天已经亮了。

这才想起就算我会游泳,也是救不了他的。

原来他早就不在了。

爱人


当你开始爱一个人,世界就起了变化。

好像以这个人为中心,铸就了一个新的世界,在这个新世界里,万物变得很温柔。

春日和暖的风,是爱人的笑。冬日飘摇的雪,是爱人的灵魄。无比细碎,无比纯净,冰冷而隽永。

苍老以后,我们被岁月杀死。

永恒就降临在你我的尸骨上。


须堪破


我本是一颗顽石,千万年里,我看了佛一眼,佛将我点化。

于是斗转星移,乌飞兔走。

菩萨告诉我,所有流逝的生命都将归于永恒,永恒是佛眉心的朱砂,藏着日月,藏着星河。

我无言,任凭水滴将我凿穿。

寂灭,是最慈悲的布施。


浮屠


娑婆世界,六趣轮回,浮屠道。

其实我们的丑恶都写在身上脸上,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再作掩饰也是没有用的。

再说,何苦掩饰呢?你又不想成佛。